刘伯温四字梅花诗
亚洲减贫中国贡献超一半博鳌论坛发布报告介绍
发表时间:2019-10-09

  亚洲国家减贫现状如何?亚洲国家减贫目前还面临哪些挑战?作为减贫贡献率最大的国家,中国有哪些经验?9月24日,博鳌亚洲论坛发布的《亚洲减贫报告 2019》就上述问题给出答案。

  该份报告首次对亚洲全部国家减贫领域的现状进行了比较全面的介绍,报告中肯定亚洲国家在减贫方面所取得的成绩,指出亚洲国家减贫工作在农业发展、青年失业、营养不足等方面仍然面临较大的挑战,并介绍了中国在精准减贫阶段进行国家干预、制度创新的实践经验。

  亚洲地区是过去在经济增长、社会经济转型和减贫三个领域表现最好的地区。据该报告的主编,中国农业大学中国南南农业合作学院名誉院长李小云教授介绍,亚洲地区交出的成绩单里,中国的“业绩贡献”最大。

  最新数据显示,亚洲国家目前的极端贫困发生率大幅降低,总体消除了绝对贫困,且趋势向好,与非洲国家绝对贫困人口不降反增形成鲜明对比。

  虽然各国划定的贫困线标准有所不同,但是世界银行“每人每天1.9美元”(约合年收入人民币4800余元)的国际贫困线仍被广泛采用。据了解,亚洲地区的贫困人口主要集中在东亚和南亚,按照每人每天1.9美元的标准,这两个地区的贫困人口从1990年的15.2亿人降到了2015年的2.63亿人,减贫12.57亿人;占世界贫困人口的比例也从1990年的80.1%降至2015年的36%。下降的人口中,一半以上是中国的贡献,其次是印度。

  与此同时该报告指出,亚洲国家的适度贫困人口数量随着贫困标准的提高敏感度也大幅度提高。当贫困标准由1.9美元提高到3.2美元购买力平价贫困线标准(约合年收入人民币8000余元)时,贫困人口数量会增加5倍以上。比如,中国将由344万人上升到3600万人,印度将由3900万人上升到3.74亿人。

  在贫困人口分布方面,该报告中还提到,亚洲的贫困分布不均,呈现出“集中贫困”的特征。具体表现为大量贫困人口集中在少数几个国家,同时主要集中在农村地区。

  在贫穷国家,农业生产率的提高通常比工业或服务业生产率的提高具有更大的减贫效果。提高农业部门的生产力,可以直接减少农村地区的贫困,这对于贫困人口主要集中在农村地区的亚洲国家来说显得尤为重要。

  然而,目前亚洲国家农业领域的增长率普遍较低,农业在行业发展中存在脆弱性。该报告提到,www.397888.com,“在强调通过发展农业实现减贫的过程中,这种状况很令人担忧”。

  中国在农村的扶贫工作探索出许多实践经验。比如,土地流转扶贫实践为农村土地改革提供了经验;“扶贫车间”为缓解外出就业与留守矛盾提供了解决方案;旅游扶贫为乡村产业兴旺和农业多功能化提供了方向;电商扶贫为解决农产品销售难的问题提供一条新的路径。

  除了收入型贫困之外,该报告还分析了涵盖健康、教育和生活等多领域的亚洲国家多维度贫困现状。

  在多维度贫困方面,亚洲国家的青年失业问题、营养不足发生率居高不下的问题十分突出,挑战极大。该报告披露,近40%的亚洲国家失业率在5%以上,失业率超过10%的国家有8个。当地市场缺乏机会导致人才外流、大学教育与劳动力市场之间的不匹配等都是失业率上升的重要原因。青年失业率居高不下将会对减贫构成直接挑战。营养不足人口则主要集中在中国、印度两个人口大国,占亚洲营养不足总人口的62%。

  根据多维度贫困指标,中国还存在5400多万的多维度贫困人口。南都记者注意到,相关指标中,中国营养不足人口比例为8.7%,使用至少基本卫生服务的人口比例为75%,城市人口使用自来水的比例为90%。

  亚洲国家的减贫工作在1990-2015年取得了绝对贫困人口减半的亮眼成绩。下一步如何继续推动减贫、消除贫困人口?该报告系统介绍了中国精准减贫的做法。

  在肯定政治稳定和经济发展对减贫的重要作用之外,该报告还特别强调了国家积极干预的作用。“政府主导是中国发展的主要经验,也是长期以来扶贫工作的基本模式。”据介绍,1986年开始,中国政府就成立了国家级的农村扶贫机构,开始了制度化、组织化和计划性的大规模农村扶贫工作。

  2013年中国政府启动了精准脱贫攻坚战,“挂帅”、对口帮扶东西协作、企业帮扶、建档立卡、分类施策等一系列扶贫制度的创新,使中国在面对经济下行压力时仍然能够实现农村绝对贫困人口数和贫困发生率的大幅下降。预计到2020年,中国将全面消除农村绝对贫困。

  “中国为什么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中国领导人高度重视,做了符合自己国情的顶层设计。” 博鳌亚洲论坛秘书长、中国外交部原副部长李保东说。

  新制度条件下,中国用于扶贫的资源供给强度大大增强。数据显示,2017年扶贫资金总额达到4419.5亿元,其中中央拨付和省级财政占比54%,包括对口帮扶、东西扶贫协作、企业帮扶、非政府组织资金和社会公众捐款等在内的其他资金达到2027亿元。相比之下,2002年250.2亿元的扶贫资金总额中,中央拨付和省级财政占比高达84.3%,其他资金仅占8.8%。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刘伯温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今晚六合开奖结果| 今晚六合开奖结果| 东方心经彩图| 香港开奖结果历史记录下载| 红姐图库118论坛| 香港开奖记录| 本港台开奖| 六合传奇| www.5174.com| 金元宝论坛| 香港马会资料| 香港管家婆正版四不像|